四川嫌疑人脱逃看守所114天 警方花費149萬餘元追捕

時間:2021-01-13 17:46 來源:中國青年網     進入數字報 【香港郵政寄中國】

原標題:四川一嫌疑人看守所脱逃114天:6次遇警察拒捕 被抓時“糧草充足”

2019年12月7日,涉嫌盜竊的嫌疑人劉海從四川省綿陽市鹽亭縣看守所脱逃。警方一直沒有放棄在山林中搜捕劉海,直到3個多月後的2020年3月30日深夜,劉海在被民警開槍擊傷後抓捕歸案。劉海共計脱離監管114天,警方披露,整個追捕期間警方共花費149萬餘元,動用警察140多人。劉海逃跑中,曾和追捕警察6次遭遇,但6次拒捕逃跑。

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,劉海被抓時身上“糧草充足”:3000餘元現金、手機兩部、老鼠藥四瓶、頭燈、手電筒、用於開鎖的鐵片,不一而足。野外生存專業人士介紹,劉海憑藉身上裝備,可以在野外生存一段時間。

2020年10月15日,鹽亭法院作出一審判決:劉海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,並處罰金5000元;犯脱逃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,數罪併罰,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七年,並處罰金5000元。

▲2020年10月15日,四川鹽亭縣法院一審判決劉海有期徒刑七年。圖片來源/中國裁判文書網

“四進宮”

司法文書證實,劉海是在鹽亭縣城因盜竊被警方抓獲的。

劉海曾在法庭上表示,2019年7月14日當天,他看到被盜的劉某家裏安裝了拉閘門、防盜門等兩道門,猜測這户人家肯定有錢。當天晚上8點過,劉海從外牆走廊窗户爬進被盜人家中,用手掰開房間的窗户防護欄進入雜物間,用廚房菜刀將卧室衣櫃抽屜打開,從抽屜裏偷了一根金項鍊和2200元現金。

劉海盜竊後立即逃離現場,乘坐“黑車”回到綿陽網吧上網,竊取的現金被劉海用來上網和賭博,因懷疑金項鍊是假的,被劉海扔在垃圾桶中。購物憑證顯示,劉海偷竊的金項鍊為千足金,價值1240元。

劉某家被盜後,鹽亭警方介入偵查。偵查民警提取作案現場痕跡後,經與全國DNA數據庫比對,鎖定犯罪嫌疑人劉海。2019年8月16日,警方在網吧將劉海抓獲並刑拘,9月18日被執行逮捕。

2019年7月14日這次盜竊,並不是劉海第一次行竊。

判決書證實,2005年4月21日,劉海曾因犯搶劫罪被鹽亭縣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年,並處罰金1000元;2011年1月26日,劉海第二次因犯盜竊罪被鹽亭縣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又六個月,並處罰金3000元;2018年4月3日,劉海第三次因犯盜竊罪被劍閣縣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,並處罰金2000元;2019年8月16日,劉海因涉嫌盜竊罪,被鹽亭警方刑拘送入鹽亭縣看守所。

“四進宮”的劉海,對於高牆內的生活十分熟悉。

▲2020年1月6日,四川綿陽市鹽亭縣林山鄉,到處張貼着劉海的通緝令。攝影/上游新聞記者 胡磊

脱逃

被刑拘3個月後的2019年12月7日,劉海從鹽亭縣看守所脱逃。

案件經層報至公安部,引起各級高度重視。綿陽市公安局牽頭成立“1207專案”追逃工作聯合指揮部,由副局長擔任指揮長,抽調綿陽市公安局指揮中心、特巡、刑偵、技偵、情報、網安等支隊40餘名警察及鹽亭縣90餘名民警進行常態化追逃。

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,根據相關統計,常態化追逃劉海共歷時114天。警方發佈通緝令,組織民兵、羣眾進行搜山,在關鍵路口設卡,共發生追逃工作經費149.80萬元。

對於劉海脱逃的經過,司法文書表述稱,2019年12月7日上午,劉海被管教民警帶至看守所A門外右側靠近廚房的地裏鋤草。當天上午11點左右劉海趁看守人員不備,爬上停放在牆邊的廢舊麪包車翻越鹽亭縣看守所圍牆逃跑。

劉海辯稱,他被關押在鹽亭看守所時還沒有判刑,自己在勞動時“因為沒有人看守,才讓自己有了逃脱的想法”,而脱逃是因為非常想念妻子及女兒,想見見她們。

劉海從看守所脱逃後,隨即在鹽亭縣城內廣泛活動。據劉海供述,他於12月7日當晚在鹽亭縣城內,分別找了“大哥”(楊某)要衣服和朋友董某聯繫自己妻子,但都被對方勸告自首,自己就離開了。

“大哥”楊某稱,劉海跑到他開的茶館裏,表示冷得很,“問我要件衣服。”楊某詢問劉海“跑啥子”,劉海説,“出都出來了,咋辦?”不到兩分鐘,劉海就逃離了茶館。

2019年12月8日凌晨4點,劉海找到曾經的鄰居董某。劉海承認自己是脱逃出來的,讓董某幫忙聯繫妻子。董某以深夜無法聯繫為由拒絕了劉海的請求,同時規勸劉海自首,但劉海一聽“自首”就離開了。劉海走的時候,還偷走了董某的一雙鞋子。

▲2019年12月15日,四川綿陽市鹽亭縣,脱逃嫌犯劉海被監控拍下最後影像。圖片來源/網絡

拒捕

劉海在尋求幫助被拒後,沒有再尋找熟悉的人,而是開始了“邊偷邊跑”的生活。

2019年12月9日、12月22日、12月25日晚,劉海到鹽亭縣龍鳳谷三次翻窗進入小賣部進行盜竊。龍鳳谷遊樂場負責售票工作人員王某表示,劉海盜竊的物品不僅包括方便麪、餅乾、薯片等零食,還有一件紫色羽絨服。

2019年12月12日至12月15日夜裏,劉海還兩次攀爬翻窗進入鹽亭縣金子山寺廟,在廚房煮麪食用,並盜得麪條和花生若干。金子廟管理人員敬某表示,之前金子山從來沒有東西被盜過,劉海逃出來後就被盜了,偷的是些小東西,大約值50元左右。

劉海脱逃的114天裏,對當地村民進行了多次盜竊,偷盜物品以食物為主,但同時也包括釣魚包、不鏽鋼保温杯、電筒、手機和現金等物品。

劉海供述稱,自己被抓前幾天曾進入一户民居二樓,從客廳盜走一個女式挎包,包內有兩三千元現金和一個白色充電寶。劉海過了兩天再次進入該民居二樓卧室,在主人熟睡的牀邊偷走一個手機和充電器。劉海脱逃入室盜竊時,給攜帶的手機充電,還用剪刀剪了頭髮。

2020年3月30日晚11時20分,劉海脱逃3個多月後,經公安機關全力追捕,在鹽亭縣大興鄉雪埡村一處山林旁被抓獲。鹽亭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出具的《情況説明》顯示,劉海在脱逃過程中,曾與追逃警察在鹽亭縣云溪鎮高山公園、萬安高速公路橋下、大興鄉金子山及金子山頂寺廟、高靈觀山腳等地6次遭遇,但劉海6次拒捕,期間警方曾開槍。

鹽亭警方曾對媒體介紹,抓捕劉海當晚,民警在鹽亭縣大興鄉雪埡村發現了劉海的活動軌跡,迅速進行抓捕。在抓捕過程中,劉海拒捕,民警隨即鳴槍示警,但劉海仍然拒捕潛逃,民警開槍將其擊傷。劉海被抓後,警方迅速將其送醫治療,警方同時也對其採取了監視居住的強制措施。

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,劉海被捕時,身上還有3000餘元現金、手機兩部、老鼠藥四瓶、頭燈、手電筒、用於開鎖的鐵片、虎口鉗、充電寶、彈弓、手錶等物品。相關專業人士介紹,劉海如果不是被警方發現蹤跡,依靠身上的相關物品,在野外生活不成問題。

▲2020年1月6日,四川鹽亭縣林山鄉,疑似劉海出現過的高靈觀,加裝多個攝像頭監控。攝影/上游新聞記者 胡磊

審判

2020年10月5日,四川鹽亭縣法院對劉海犯盜竊罪、脱逃罪一案進行了一審宣判。

法院認為,劉海以非法佔有為目的,在脱逃前後共14次入户盜竊、多次盜竊,盜得現金5438元、價值262元手機一部和食品、衣物、工具等,兩年內三次盜竊,盜竊數額較大,其行為已經構成盜竊罪。劉海違反監管秩序,因刑事犯罪被依法羈押期間從監管場所逃離,逃避刑事處罰,其行為已構成脱逃罪。劉海在刑滿五年內再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,構成累犯,應當依法從重懲處。同時,劉海在脱逃期間,六次拒捕,經鳴槍警告仍不放棄脱逃,可見其主觀惡性較深。

鹽亭法院一審判決,劉海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,並處罰金5000元;犯脱逃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,數罪併罰,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七年,並處罰金5000元。

惡習

上游新聞記者曾採訪了劉海的母親劉琳(化名)和女友小花(化名)。劉海未婚妻小花是廣西人,今年才滿20歲,是劉海在廣西打工期間認識的。劉海回到四川后,小花也從廣西河池來到四川鹽亭。

小花在法庭上也證實,劉海喜歡上網,偶爾去玩賭博機。劉海從2019年6月開始,每個月給小花和女兒每月3000元生活費,包括了孩子的奶粉錢和醫療等費用,小花並不清楚劉海這些錢的來源。

據劉海母親劉琳介紹,劉海並非其親生,是她和前夫從他人處抱養。劉琳記得,劉海聰明,情商也高,但從小就沾染上了偷竊惡習。劉海家的鄰居徐大爺對記者説,早在十多年前,劉海就曾偷偷進入他家,偷走了客廳中的光碟。劉海家的遠房親戚也表示被劉海偷過香腸、現金等,“都是親戚,説了幾句就算了,沒想到縱容卻害了他。”

劉海脱逃後,綿陽鹽亭警方曾發佈消息,鹽亭縣看守所相關責任人員已停職接受調查,但後續沒有公開披露對於看守所整改、追責的具體情況。

上游新聞記者 胡磊

(編輯:李月 新聞報料:8110110     在線糾錯

視頻推薦


香港郵政寄中國

回頂部

【香港郵政寄中國】

       1、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秦楚網”、“來源:十堰日報”或“來源:十堰晚報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十堰日報社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來源,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       2、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秦楚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。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佈,可與本網聯繫,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。

       3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19--8208110